本篇文章1376字,读完约3分钟

信用评级指导票据交易定价

重振“非标准”资产的流动性

/文

票据是一种严重依赖于开票主体信用的金融工具。在当前国内金融市场中,承兑汇票是一种特定的支付工具,承兑人的当期信用直接决定了票据的市场流通。

信用评级指导票据交易定价  盘活“非标”资产流动性

然而,票据的信用一直是由交易主体的市场经验来判断的。债券市场起步较票据晚,由于其流动性要求,一直伴随着债券评级,但国内票据信用评级市场此前一直处于空白色阶段。

信用评级指导票据交易定价  盘活“非标”资产流动性

国内承兑汇票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整个80年代处于试点阶段。比尔·劳于1996年颁布的法案正式确立了承兑汇票的法律地位。同时,它将票据定义为植根于实体经济贸易链的特定支付工具,限制了承兑汇票的流通场景,其流通基础是特定贸易链下承兑主体和交易背书人的信用。

信用评级指导票据交易定价  盘活“非标”资产流动性

目前,票据市场的实际流通交易已经突破了原有特定交易链的支付场景,在一定范围内形成了相对自由的流通。特别是信用较高的银行承兑汇票,形成了从银行承兑到贸易支付,再到票据中介主导的票据贴现或准贴现,甚至票据买断/卖出交易的相对完整的票据交易链。票据中介市场的出现大大提高了票据资产的流动性,同时也激活了票据的融资属性。

信用评级指导票据交易定价  盘活“非标”资产流动性

中国的私人票据市场交易活跃,但长期以来缺乏监管和统一的交易规则和制度。私人票据市场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发的票据转让价格和贴现率定价机制。

该承兑主体的信用判断和定价机制的基础更多地来自于长期贸易伙伴关系经验所建立的信任基础。这种经验信任缺乏合理性和全面性,不受契约关系的约束,在商业利益冲突下非常脆弱。

信用评级指导票据交易定价  盘活“非标”资产流动性

随着融资属性的增强,特别是2009年以来表外业务的繁荣和金融同业业务的发展,承兑汇票与信托、资产管理计划和银行融资一起构成了一种非标准化的债务融资工具。

信用评级指导票据交易定价  盘活“非标”资产流动性

根据央行数据,截至2014年底,中国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22.86万亿元,同比增长14.3%;其中,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信托贷款、委托贷款融资余额21.44万亿元,是2002年底的35.4倍。

信用评级指导票据交易定价  盘活“非标”资产流动性

在新政府“盘活存量”的“新常态”下,“非标准”资产证券化成为一种趋势,登记托管和信用评级是资产证券化的两个必要条件。注册和托管为“非标准资产”的流通和交易提供了平台,而信用评级是金融产品风险定价的基础。

信用评级指导票据交易定价  盘活“非标”资产流动性

与尚未流通交易的信托产品相比,在票据中介的推动下,承兑汇票现已形成更加活跃的交易和流通市场,特别是2013年以来互联网票据融资的兴起,实现了票据资产证券化的功能。由于票据支付属性的政策限制、注册托管和信用评级的缺失,网络票据融资市场仍然存在许多交易环节缺失和机制漏洞。承兑汇票的流动性需求推动了流通交易的发展,票据的信用评级变得更加迫切。

信用评级指导票据交易定价  盘活“非标”资产流动性

无论是支付属性还是融资属性,承兑汇票的交易流通需求和信用评级缺失已经成为当前票据市场的主要矛盾。

在2015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行长周学东提交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比尔·劳法〉的议案》,提出要坚持票据流通性的基本原则,确立融资性票据的法律地位,适当放开票据的融资功能。

信用评级指导票据交易定价  盘活“非标”资产流动性

周学东认为,市场的客观融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私人票据市场的发展。民间票据市场鱼龙混杂,经营层次不同,容易出现“假票诈骗”和非法经营,不利于票据市场的健康发展。

信用评级指导票据交易定价  盘活“非标”资产流动性

认识和明确票据的融资功能,将进一步促进私人票据市场的正规化和阳光化。票据信用评级是促进票据交易流通的重要依据,也是完善票据交易机制的必要因素。(编辑马春元)

标题:信用评级指导票据交易定价 盘活“非标”资产流动性

地址:http://www.cwtstour.com/ccxw/7086.html